賽納行者 --- 巴黎
 

最美的想像是回憶,最深的海是相思,最醉人的酒是.......,聽說這是古龍的手,除了那很經典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外,我也滿欣賞這幾個名句,今天是法國的母親節,所謂的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念慈母,溫馨永銘,在寂靜的春夜,挑燈為文,便多遐想,憶起了母親的背影,這麼多年來, 那幕目睹母親的背影的情景,一直銘記心底,卻從沒有也無法與兄弟姐妹們分享,有時甚至於會自責,為何不說出來讓他們知道,曾經有幾次,想細述給他們聽,但話快到嘴邊,眼眶已是一片濕潤,趕緊別過頭去,顧左右而言他.

 

一九七七年在台北,那時我在某飯店工作,有一天輪到做早班,下午二點下班,坐公路局班車回新店的家,經過大坪林時,突然間心血來潮,就下車去那間婦女公寓,竟然想進去看一下媽媽工作的環境,所以在傳達室跟單大哥(二嫂的大哥),不必通知媽,就逕自上樓去找她,才上到一樓,正好見到,在走廊中 ,媽跪在地上,用抹布在擦拭地板,身旁放著一個水桶,她背對著我,弓著背, 雙手往前推再拉回來,緩慢而有點吃力的,如此重複動作的在擦拭地板,當時本想立刻開口叫她,卻突然間,心媕Y感到一陣酸楚,眼眶一片濕潤,淚水已流下來,那種感動 ,慨嘆,很難以言喻,以她那把年紀,為了幫補家計,媽拋下身段,也得助於二嫂的幫忙,覓得一份公寓的清潔工,在那段非常時期,因時局驟變, 舉家遷台後,家道中落,每個人都過得很辛苦,弟妹都還在求學階段,遠在美國半工半讀的大哥,更是艱苦奮鬥中,為了多賺點錢,二哥在工廠也改上深夜班, 我則去飯店工作,每兩星期換一次班,過著晨昏交替的日子,當時就趕緊擦乾 淚水,才開口叫她,媽回過頭來看到我,就放下手中的工作說 :你怎麼跑來這兒 , 有甚麼事嗎 ?我說沒事,因為今天上早班,只是想來看一看您工作的地方而已, 是單大哥特准放我上來的,閒聊了幾分鐘後,有住客走過來,就和媽道別回家, 在公路局車上我又流下眼淚了,男兒有淚不輕彈,而且從小我就不太愛哭的, 但那一天我是流了好多眼淚,並非因為見到媽從事卑微的工作而傷心,而是感念於那份母愛 !自然,純樸,辛勞卻又滿足的人間溫暖,天下父母心,到自己身為人父,才體會出這句話的意義.

 

在那個年代,寮華歸僑初抵台灣,人生地不熟的,有很多人的處境其實是更為困苦,而我們家,幸虧有二嫂幫助撐起半邊天,日子過得還差強人意,我們是永遠深深的感激她 !
那麼多年過去了,父母日漸老邁,我們也步入中年,有的已跨過中年,日子漸趨小康,較為安定了,歲月卻永遠不會沖淡我當年見到的母親的背影,在那背影後面,蘊藏有多少慈愛,關懷,衛護 !當然,父母之恩,我們是無法也永遠報答不了的,在生命的長河中,一顆石子激起的漣漪雖然會靜止,但那一剎那的震盪就已是一個永恆,就如同母親的背影長存我心深處 !

賽納行者 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 寫於法國巴黎

 
 
 
 
相關文章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