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青校樹 寮都四少                
陳曉霞 ─ 巴黎 10 - Dec - 2008

             

                                              

             屹立湄江岸,寮國永珍,寮都公學是我們的母校

 

 

                                                            寮都 四少    

            寮都 , 雖然滄桑了    烈烈朝陽           

             青青    依然運載著我們年少的歡笑                                                

                                               青青校樹    

    當樹上結滿了,令人垂涎的甜蜜果子時,我們禁不住想起種樹的人

昔日要不是有心人的栽培,及諄諄教導;今日桃李既不滿天,世界居定也沒有寮都人.

 

在每個大家庭裡,長兄如父,往往身負看顧,守望;充當弟妹好榜樣,及大英雄的角色;寮都公學的小學師資,也是在每屆畢業生中,挑選出來,充當小學生的年輕導師。儘管在師資缺乏,學生程度參差不齊的條件下,寮都子弟從最初寥寥無幾,也可走到1975年,擁有六千多名學生的最高頂峰;其中不少初中畢業生,還回到台灣,

繼續就讀高中,深造大學課程,而成績斐然;講得一口流利國語,一聽即知是,曾經在台灣,留過學的國語人。

 

    2007寮泰世界寮都校友聚會中,遇到了久未碰面,連名字都叫不出的幾位小學男教師;驚喜中,似乎又找回了小學年代的時光;78 歲的寮都舊校印象,腦海中除了笨重滑梯板外,就是這幾位英俊的年輕男導師。

歲月不饒人,一一額;當年的年輕老師,如今也是坐六望七年齡層的人了。

身為母親,尤其是自己孩子,在考試抱佛腳的前夕;

越來越覺得做老師的偉大,及深深體會到,老師對學生的用心良苦。

 

 

    在寮國,老師付出的心血,和微薄的寮幣薪水回報,絕對不成正比。

老師不但得教書,還包心理輔導;有的省份,老師還得上演惡貓,宰割調皮老鼠記,特地在晚間出巡,記過閒蕩街上的學生呢!

 

 

                 做老師,絕不是寮都初中畢業生的唯一出路;

                 那麼,是什麼促使 年輕的畢業生 做老師呢 ?

 

或許是年輕人回饋母校的夢想,一肩挑起傳承文化的理想使命;

也或許是17181920歲走出校門:前途茫茫,何去何從?

留在校園,環境單純:可先來好好的休息,再思考以後的去向。

 

 

做老師,是跳板:如法國黃瑞和,澳洲游進年;先教書,後到台灣留學或實習,

也可以,是歸屬:如法國王正興,蔡巧如,,美國江偉民,及其他眾多

                老師等,美國邱秀雲,邱燕緘,陳珠蘭先到台灣深造,後回母校任教。

 

 

而寮都的中學老師,大都以留台越南僑生為主;如簡定邦,林樹漢,董益民,劉偉恩老師等;教數學的畢秀芳老師,屬留台柬埔寨僑生,蘇小玲老師來自台灣,

只有極少數為土生土長,

如王萍昆,楊雪芬老師,是在台灣讀完中學、高中、及大學的寮都學生。

                             這麼多男女老師護著,簡直是受寵若驚

                              

                                 (心中暗自發抖,恐被點名,又想做逃兵了)

 

          

 

                                          我只有左擁右抱了,真是大包天

 

(居然開這麼大的玩笑,從今起再也不怕老師,只怕老鼠,及老公,人生只剩下二怕了!真好)

 

                當樹上結滿了,令人垂涎的甜蜜果子時,我們禁不住想起種樹的人

昔日要不是有心人的栽培,及諄諄教導;今日桃李既不滿天,世界居定也沒有寮都人  

                                           青青校樹 寮都 四少               

                                 

近年台灣青春巨星四大天王L4,風靡東南亞;而在寮都公學1965年就有 Lieutou 4

不信,可上寮都世界網站 lieutou.cc 瀏覽,懷舊照片

 

群星班星光閃爍網上發光  

        1965年,貓王髮型,西裝革履;在炎熱的寮國,著此裝,可真愛帥不怕熱

    2008年,同學情深,相約美加,西雅圖溫哥華, 談不完,看不完的好風光

 此班出眾多男女老師,得天獨厚,不禁令人好奇,其班導師到底是哪位名師?

             在以下的篇幅,恕讓我來,逐一介紹,出自寮都的首批小學老師L4  

                                               青春不再    熱情依舊  

2007年寮國行,游進年老師給我的印象是

一個喜歡背很多相機,瀟灑單行天涯;海角追逐自然,捕捉永琲漱H,

忙着到處為友人留下倩影,完了;連自己照片都沒有一張。

不談日常柴米,油鹽;只享其旅游、攝影、及電腦的美麗人生

再費心整理專輯上網,邀請我們走入其文采、及攝影的夢幻世界。

當然不忘盡職把世界寮都網站辦好,及時把信息傳給大家;

做很多事,不愛出名,是多才的性情中人。

總算,少年我,一點兒,也沒有拜錯師,並以擁有這樣的老師為榮。  

如此豁達瀟灑的人生,除了來自性向外,相信也曾經走過一段崎嶇的長路,

只是他做事,不好宣揚,不肯透露半句風聲,只得靠我們去揣摩、猜測,與打聽。

其青年時代,曾經是永珍名樂隊吉他手之一,1965年到過龍坡邦,專為寮國王子婚禮演奏;都說喜歡音樂的人,通常是無憂慮的。一個年輕,就已經活出自己品味的人。  

 

出自1965年寮都群星班,在寮都舊校(位永珍市中心摩沙灣電影院對面),

當過我們小學一年級班導師,兼教美術(如沒記錯,怪不得我的繪畫那麼差呢!)

當我們搬到新校,讀四年級班以後,卻不見人影,

近來在網上發現,原來被寮國三合板的老板,送到臺灣實習去了;

以後故事的發展,就要靠群星班,Elvis學長們來口述了    

 

群星班同學
 
2008年,同學情深,相約美加,西雅圖溫哥華,看不完的風光,笑談不完的往事

 

                                    一雙補鞋的手  

   

   19753月中柬埔寨紅色浪潮,驚濤湄岸,血染湄江,比天邊彩霞還紅;

血腥未乾,5月中旬,紅色骨牌,來勢洶洶,很快倒至寮國,

當大家正在倉徨逃往外國之時,他選擇留了下來;照樣靠賣粿條,過日子,

只是從此和煩悶,數不清,永無止境的街坊會議,結下了恨緣,渡日如年。

 

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孩子,連在天空飛的機器是什麼;那麼,就趁早離開吧!

 

沖著這句話,他毅然拋棄一切,1977年在夜黑風高的晚上: 

一家五口人,趕緊收拾細軟,將茫茫前程交與掌槳拍的船夫。                

乘着長尾船投奔湄公河對岸的農開難民營;結果,這次他賭贏了。

雖全身濕透,換洗衣物全被騙走,萬幸一家人,終能平安逃離鐵窗。

非法入泰境,在難民營生活近年,從零開始,等待他們一家的,又是什麼命運呢?           

           

把中國人丟在荒山野嶺,也能生存  

 

在難民營中,眼看一批,又一批日漸前往收留國的家庭,心裡好生羨慕;

以謀求生計,賴自己靈活的腦筋,突來個急轉彎

何不幫人修補鞋子?好讓咱出國體面些!每雙只收10 kips寮幣。

 

於是,一雙曾經在永珍寮都小學黑板前握粉筆的手,進搖身變成塔鑾旁粿條舖大廚,退淪為泰國農開難民營內,穿針線、裁剪皮片的手;也就憑這麼一雙能生巧的手,奠定了他日後在法國南部的安居樂業日子,仍然以傳統製造鞋子業為生;

可!這回是,法國名牌,皮鞋廠師傅之高徒!在廠內試工不到一週,即被正式錄取;同時又帶了好幾位寮國同鄉見工;大家一起渡過了安穩,風光的第一個十年法國居。

 

    誰也沒有料到,33年後;我們每個人能擁有,至少十雙鞋子以上的今天,

但,心中最懷念的,應該是:

早就不知去向,棄了又被棄;當年曾讓 黃瑞和老師,補過釘子的那一雙破鞋履。 

 那一雙,曾經讓我們賤踩,時刻伴著我們,惶恐走過難民營的蹉跎,年輕歲月;

 穿上它,擁著美好的夢想,走向世界各地踏遍大街小巷,找生活的艱辛日子。 

 

(不知,當時,黃老師可曾偷偷,在他修過的鞋子上簽名?有人想收藏!)    

   

     法國南部土魯斯Toulouse,享有紅城La Ville Rouge之名,近年盛產赫赫名大飛機A380,離西班牙僅兩個鐘頭,比長年冰冷的法國北部,巴黎暖和多了;

黃老師一家人,在此生活,如魚得水;春去秋來,匆匆十載,渡過了法國經濟的黃金年代,轉眼兒女漸漸長成;可是,他卻失業了,只得硬著頭皮,改修冰箱等冷凍工程

9個月;法文雖不好,但把平生在台灣逢甲學院兩年,學到的紡織業數學基礎用上;結果,我們的老黃,考到了第一,也是第一個被正式錄用的小子。  

 

接著是開餐館,蓋房子的盛況;建築商走人,使他忿極;此一遭遇,推動他去學土木工程8個月;這次又是我們的老黃考到了第一,拿到法國正式建築文憑,可以自己蓋房子了。老黃的一雙巧手,每次都使人跌破眼鏡;逢凶化吉,海闊天空。

 

來自寮國, 一雙曾經 握粉筆,農開難民營內 補鞋子的手;變成了法國蓋房子,佈滿

水泥;兼買賣地產,簽契約的手;近年,又變成打計算機,摺數鈔票的手,這次可是算自己閨女的,及老黃的私房錢。老黃的孩子們,個個都是法國高中Bac + 5年呢!

 

最近,有幸遇到,黃瑞和老師;

敢問老師,到底教我們什麼來着?好像是打打算盤美術等之類  

怪不得,我總是計算機不離身,尤其在此 «萬稅國 » , 連吃包蕃薯片,都要付零食稅,

以抗肥胖症,法國部長們,可真是天才,就愛鬼炸窮人的瘦骨頭,這次幸好沒有得逞(就是因為瘦,才吃這些食品;吃多了,就變成高鹽,高糖--自汽水,虛胖族)  

近年更風行隨身聽,手機等不離身,睡覺都要放在床頭,簡直是青勝於藍,

這位我印象中一直保留的,神似男影星 喬莊,卻總是想不起其名字的小學老師。

(大家可還記得,在影片明日之歌中,扮演吸毒小子,英俊巨星喬莊呢!)  

 

    

 

     

寮都 四少        寮都            

當年的年輕老師,如今也是坐六望七年齡層的人了  

 

 
       
 
 
 
 
全球寮都教育基金會
 
校校友商網連結贊助
 
星加波: 馬震湖
Laotian style restaurant all around south east Asia.
Indo Chine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