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富業
 
 

      2006年世界杯足球賽六月九日在德國開踢,各國精銳球員盡出,一方面代表國家出賽, 是一生中榮耀的事情,另一方面讓世界愛好足球運動的人欣賞到自己的球技,同時 也可藉機推銷自己,一旦讓歐洲職業球會高價網羅,然後日入斗金,享盡榮華富貴。有感於此項運動的普及和球迷們觀球時如醉如痴,筆者忍不住也要說上兩三句湊湊 熱鬧。

      東南亞諸國,因早年被歐洲殖民關係,足球運動也隨之傳入。此項球類運動至今仍 使當地人民為之瘋狂,每當舉行精彩球賽,不但門票一票難求,球場周邊交通也為 之癱瘓。我小時候居住於越南河內,因風氣使然,也迷上足球。 由於迷上了此項運動,整天都纏著家父要買一只足球,家父糾不過我,終於帶我上 街,買了一只從法國進口,黑白圓皮相間,圓周均勻的正式比賽皮球,而非越南本 地以手工縫製,充氣後呈不規則狀的本地貨。時年九歲的我,有了一隻皮球真是欣 喜若狂,如獲至寶,放學回家立刻將書包丟在一旁,抱著球就往外跑。但好景不長, 星期天清早,寄宿家一位老師答應要帶我到學校操場去玩,心想,這回可讓我好好 的踢我的寶貝皮球了,我於是一大早起床,穿好衣服,抱著球,拿到屋外人行道上, 對著住家庭院牆壁踢球玩耍,等待起程去學校。不一會,有位身穿制服的警察,騎著 腳踏車停在馬路旁告誡我說:喂!小孩子,你怎麼可以在這裡玩球?將球給我!。 我當時被他嚇呆了,乖乖的聽他的話,將球拋給他,拿了球後,不慌不忙騎著腳踏 車從容離去。我覺得事情不對,立即匆忙的奔入屋內,將實情告知我老師,大家都 覺得事有蹊蹺,匆匆出門理論,但那警察已不知去向,於是我們到管區警察分局去理 論,分局值勤警員說,他們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也不知要從何去查••••等等, 我的寶貝足球就這樣地被騙走了,擁有它前後也不過三天而已。事隔五十餘年,我 還是耿耿於懷,也讓我知道,並非所有警察都是人民保姆,其中也是良莠不齊的下爛 貨。

( 前排左一為筆者 : 秦富業 )

      一九五一年,河內足球協會邀請香港南華足球隊來訪,真可說是轟動全市,這是有史 以來國外第一支來訪的球隊,南華隊出神入化的球技,令當地球迷大開眼界,讚歎 不已,而我華僑也引以為傲。一九五二年夏,南華足球隊再度來犯,球隊住宿於長 城街華都酒店,也就是在我寄宿處隔壁。某天黃昏時分,獨自在門口人行道納涼,剛 好碰到該隊領隊──球王李惠堂正在酒店門口等候其他球員外出用膳,他身材魁梧, 皮膚幼黑,穿著白襯衫白短褲,胸前掛著一只銀色哨子,精神抖擻口裡吹著口哨站 在那裡,現在回億起來,他真是神氣十足。次日,我有緣隨堂兄進入球場觀賞球賽, 當天是南華隊對河內市聯隊,孟贏球場坐無虛席,客隊主將姚卓然、莫振華、黃志 強也在陣中,他們三人正如三把利刃插在敵人的胸口,談笑用兵,短傳急攻配合得 天衣無縫,球藝變化多端,令主隊疲於奔命,南華隊後位鄧森,防守城池固若金湯, 不讓敵人逾越雷池,首門員鮑景賢、張觀興更是身手矯健,屢次飛身樸救險球,博 得不少掌聲,九十分鐘激戰結果,客隊以五比一輕取河內市聯隊。自從港越足球有 了交流以後,香港的東方足球隊,傑志足球隊也先後相繼來訪,其中球王李惠堂之 子李育德、何應芬,羅北也是球員之一。

      一九五四年法越戰爭結束,越南局勢變遷,我隨家人離越赴寮,於一九六O年回台升 學。一九六五年夏,亞東足球選拔賽,由中華民國對日本,在台北市立足球場舉行, 由於台灣本島足球並不普及,選不出好選手,是故,代表我國出賽球員,依照慣例 由香港愛國球會組成,以南華及東方兩球會為主幹,我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入場觀 賞,又有緣看到我小時崇拜的球員姚卓然、莫振華、黃志強、羅北再次在場內奔馳, 事隔十三年再次看到他們三人獻技,但體力已不如多年前遠征越南時那麼充沛,隊 中雖然加入年輕一代精英,如張子岱、張子慧、黃文偉、守門員雷喚璇等人,但實力 仍比日隊稍遜。球賽進行過半大雨滂沱,終場前五分鐘,我方還以零比二落後,大 家都以為大勢已去,球賽已成定局,觀眾紛紛離場。但人算不如天算,在短短五分 鐘內,我方攻進一球,把愛國觀眾又拉回現場,由於比賽進行中,日方守門員屢屢 故意拖延時間,終場加時賽又被我方踢進一球,當時全場歡聲雷動,把激情帶到最高 點,愛國觀眾個個欣喜若狂。球賽結束後仍逗留良久才緩緩離場。

      由於從小都與足球為伍,故對球性頗為瞭解,無論盤球、頭頂,停球等基本動作都 能得心應手,所以在校期間,從初中到大學都被選為學校代表隊。在海外所踢的球 都是皮製品,踢起來舒服又易於掌控。一九六零年回台升學高中時,所接觸的足球 是橡膠製成,彈性與球感有所不同,踢起來心理覺得很怪異。時足球代表隊清一色為 東南亞一帶僑生,個個腳上功夫都有兩把刷子,故每年所舉行的青年杯足球賽,都 抱著冠軍杯回來,為校增光,換回小功兩個。民國五十六年大學時期,獲選為政大 足球代表隊,時台灣經濟漸漸起步,足球已採用皮製品,當年我隊榮獲僑生杯以及大 專杯雙料冠軍,球員各記小功二次,而我把這兩個小功,將功抵罪,抵贖之前因點 名職員誤記我上商事法時曠課,引起我的不滿並與其爭執,我當時口出惡言並要動 手打人而被校方記小過兩次,實在冤枉。

      現在拜科技之賜,在電視上就可欣賞到世界各國一流之精彩球賽,他們精湛的球技, 以及球場上不拖泥帶水的比賽,使球賽進行得密不透風,非常緊湊,觀眾大呼過癮, 我仍然是一位忠實的足球迷,只要是精彩球賽,從不放過,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2006/6/16 於台北
 
   
Back to Top